AD
首页 > 娱乐 > 正文

“现在看山鸡有点尴尬…”丨专访陈小春

[2018-09-16 13:18:11]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朱骏
新媒体编辑:吴冬妮
“终于等到今天。”
和陈小春面对面的机会,等了整整一年,如今践行,他激动地用粤语吐出一句。
由于普通话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朱骏

新媒体编辑:吴冬妮

“终于等到今天。”

和陈小春面对面的机会,等了整整一年,如今践行,他激动地用粤语吐出一句。

由于普通话不算灵光,陈小春说话时会经常卡壳,急于表达一个意思,怕对方理解不了他会加很多语气上的起伏和肢体动作。在演艺圈摸爬滚打了几十年,他早已学会面对媒体时的松弛,只不过,仍如当初一般直接、我行我素,不会说一些莫须有的大道理,也不会闪烁其词地扯东扯西。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朱骏

别人习以为常的圆滑和迎合,他始终学不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我就是不太圆滑,想说什么说什么,也不太在意别人怎么想。”

因为之前一季《爸爸去哪儿》的热播,有人说陈小春的身价翻了五倍,三天两头地上热搜,打了场漂亮的“中年艺人翻身仗”,更夸小小春不仅让老爸“翻红”,还被无数广告商争抢……他说,自己打从入行起就没在乎过“红不红”,“你们说的那个红,是什么红?刘老红还是王小红?至于我儿子,你们要怎么解读都可以,前提是冲着我来,不要搞我儿子。”

从底层爬进娱乐圈,只是为温饱

7月,刚刚从越南休假回来的陈小春,又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语气中却带着那么点对阳光沙滩的不舍,“要回归正确轨道了”。

对于工作的数量和质量,他一向有颇高的要求,“本来要接一个戏的,但因为录《爸爸去哪儿6》,还有我太太的《妻子的浪漫旅行》,以及后面的演唱会、《黄金兄弟》的上映……多加一部电影,我根本无暇兼顾,我的精力只能承担这么多。”

《黄金兄弟》

他捋着自己接下来的工作计划,对每一个项目的认真,是他在这个圈子里的“安身之本”。虽说一个个通告让他感觉疲惫,被问到是不是工作狂,他不急于否认,只是叹了口气,“每个人都是为生活而工作,这是没办法的。只有尽量做到最好。”

事实上,“为生活”这个最基本的道理一直围绕着他整个人生,他深知这三个字的意义。

陈小春出生在广东的一个山村里,他曾回忆因为家人担心养不活最小的弟弟,将其过继给了别人,成了他一生的遗憾。小时候的他要做农活,割草、放牛、插秧,还要承担照顾弟妹的工作。

陈父是位不善言辞且严厉的“中国式家长”,怕陈小春跑出去玩,弟弟妹妹没人照顾,就把他的脚用铁链锁住,“也没办法叛逆,铁链锁着能叛逆到哪去?”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朱骏

初一,他辍学随父到香港谋生,一家人挤在贫民窟的三间笼屋里,因为体型瘦弱,一直找不到正经工作,只好在父亲干活的工地上打零工。看他手脚麻利,隔壁的包工头就叫他跟着建筑装潢队进驻工地,铺地板。但工程一完他就失了业,那是他最怕的。

这个自称“从底层爬起来的明星”,去茶楼做过点心,去大排档端过茶送过水,还去发型屋做过学徒……直到一个偶然机会得知香港无线电视台(简称TVB)招舞蹈艺员,每个月有700港元的酬劳,他立即报了名,成为一名舞蹈艺员。

“山鸡”,刘伟强本想找金城武演

“人生很多东西真的没得选,比如童年和出道的不易,你现在问我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惨,我却觉得挺好,也只能说我没有选择。起码现在看来是先苦后甜。”

年轻时的艰辛总是逼着他去思考,拼命,是让生活变好的唯一方式。做舞蹈艺员,没受过专业训练,除了肢体灵活外,陈小春有的只是以勤补拙,他不分昼夜地练,最终作为优秀艺员进入豹小子组合,还先后为梅艳芳、谭咏麟、陈百强等大牌歌手做演唱会伴舞。

某次庆功酒会上,陈小春唱了一首谭咏麟的《水中花》引起了星工厂老板许愿的注意,他把陈小春与谢天华、朱永棠组成“风火海”,并开始尝试着演戏。

“风火海”

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