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音乐 > 正文

祁玉民谈华晨之变:顺应大势,不辜负于时代

[2019-07-12 08:00:57] 来源:本站 编辑:小边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祁玉民和他掌舵的华晨集团,再一次被推向了时代的潮头,接受舆论的拷问和争鸣。10月11日,华晨宝马在沈阳庆祝合资公司挂牌15周年,在这个大喜的日子里,一则围绕合资公司股权调整的信息平地起惊雷。尽管在数月之前,在海南博鳌举办的一场论坛上已经传

  祁玉民和他掌舵的华晨集团,再一次被推向了时代的潮头,接受舆论的拷问和争鸣。

  10月11日,华晨宝马在沈阳庆祝合资公司挂牌15周年,在这个大喜的日子里,一则围绕合资公司股权调整的信息平地起惊雷。尽管在数月之前,在海南博鳌举办的一场论坛上已经传出消息,中国汽车产业将逐步放开对合资股比的限制。

  但这一大政方针落地到成立才15年的华晨宝马,还是让外界惊诧不已。不是说好2022年才放开传统燃油乘用车车企业的合资股比限制吗,怎么现在就要提前签署相关协议?第一个吃螃蟹的又为何是华晨宝马?是因为华晨在合资公司并不具有强势的话语权吗?

  一时间,所有舆论指向和拷问的目标,都瞄准了祁玉民和他领导的华晨集团。作为汽车产业放开合资股比的第一个吃螃蟹者,华晨宝马中德股东的新一轮合资合作引发外界的极大关注。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祁玉民畅谈了他对合资股比放开当下的时代背景的洞察,以及对未来汽车产业发展新格局的展望。

  后合资时代,开放大势不可逆

  “当下,中国最大的时代背景是持续开放,因此汽车产业合资股比放开,也是顺应大势之举。”近日在北京接受采访时,祁玉民这样告诉汽车头条APP,其言下之意是,国家最新的政策方针是扩大开放,华晨作为国企一员,理应顺应大势而不是与之抗争,更何况,从提升企业经营质量和打造自主品牌的角度看,任何企业都不应该害怕“合资股比放开”。

  时代抛弃你,都不会来得及跟你说一声“再见”。对于掌舵华晨已经12年的祁玉民而言,他显然不是被动适应这个时代的人,而是力挽狂澜拯救者和开拓进取的改革家。祁玉民自嘲说,他是国企“领导”是一名共产党员,但在管理企业经营上却是一名“商人”和“企业家”。

  多重身份的“合体”,让他对自己肩负的责任体察更深。

  尤其是当祁玉民已经敏锐预判到,以合资股比突防为核心的政策拐点即将到来之时,第一个健步冲上舞台中央的,最最有可能的不是别人,就是华晨。华晨宝马第一个响应国家汽车产业“放开合资股比限制”号召,在时间上只与博鳌论坛释放出来的政策风向,前后相隔不到半年时间。

  2018年10月11日,华晨集团旗下香港上市公司——华晨中国及其全资子公司金杯汽控,与宝马集团及其子公司宝马控股签订了一系列股权转让协议文件,主要内容为金杯汽控将其持有的华晨宝马25%股权转让给宝马控股,使宝马控股持有的合资公司股比从50%增至75%,本次股权转让将在2022年完成。

  当外界还在讨论合资股比放开可能对中国汽车产业产生怎样的影响时,华晨已经率先践行并勇敢转型。用祁玉民的话说,华晨是在以实际行动顺应开放大势,践行“国家意志”。尽管此举被部分媒体解读为,这是华晨在为自身在合资公司孱弱的话语权“埋单”,但祁玉民显然并不这么认为。

  “合资联营其实就是一门生意,(舆论)上纲上线或者对我的批判,并无任何实际意义。”这位曾在大连主政一方并在空降华晨后带领华晨挺过了“仰融出走”生死劫的国企掌门人,已经将华晨宝马合资股比调整放到了更长时间轴和更大地域范畴内,去衡量利益得失。“探讨和过分纠缠于合资公司话语权,其实大多数时候是个伪命题。”

  如果说合资联营是一门生意,那祁玉民更在意的,不是转让了多少华晨宝马的股份给宝马,而是以什么样的收益和价格,让这种股权变更变得更有利于合资公司中长期的发展。当然,最重要的是,宝马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股权和合资公司更大范围的经营权的同时,华晨集团和沈阳市乃至辽宁省地方经济,是否能在中长期发展中受益于此。

  算好长期账,快速把蛋糕做大

  “我们应该朝前看,站在未来的视角算总账、算长期账,只有这样大家才能理解,华晨宝马为何是第一个愿意这么做的?”祁玉民向汽车头条APP坦诚表示,在得知合资公司股权进行调整的第一时间,他本人也有点“理解不了”,但很快就转过弯来了。“其实,这无论对于华晨还是宝马,甚至是合资事业经营体华晨宝马而言,都是皆大欢喜的好事。”

  在祁玉民看来,中国汽车产业自开放合资合作以来,除了有“市场换技术”的初心,更大的动力源自,中外合资双方对共同开拓中国市场后的“合作共赢”,而且很显然,这种合作共赢的局面在时间轴上不会是短期的,而是对于未来中长期的收益预期。否则,很难保证合资公司外方,会一直将最好的产品和最先进的技术,导入中国市场。

  用祁玉民的话说,合资股权调整完成后,“他们放心我们省心”。

  而事实上,就在外界仅仅聚焦合资股权调整的突防战的背后,实际上是华晨和宝马签署的一揽子进一步深化合资合作的协议即将落地。于沈阳市和辽宁省乃至整个东北经济振兴大计而言,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好消息。“华晨不会损失什么,我们的共同目标是,联手以最快速度把蛋糕做大。”

  祁玉民说,在谈合资股比调整的方案时。双方达成的一致前提是,在2022年完成合资股权变更之前,把华晨宝马的蛋糕做得足够大,这样一来即便华晨在合资公司股权有所下调,但中方分得的利润和收益和调整前相比并不会减少。更何况,宝马还承诺进一步加大对华晨宝马进行投资,落地新的研发中心,启动对华晨自主品牌项目的新一轮支持工程。

  截至到目前,华晨集团与宝马集团已累计投资超过520亿元,在沈阳打造了总产值高达2000亿元的高档乘用车制造基地,并同步布局了整车智能工厂、研发中心、发动机工厂以及动力电池工厂。祁玉民说,华晨集团与宝马集团双方都是此次股比开放的受益者,随着合资公司增加投资(30亿欧元),华晨集团的收益不会减少,而是会随之增加。

  这还不包括宝马为购买华晨宝马另外25%股权所支付给华晨的36亿欧元。

  “对于华晨集团而言,合资公司的财务总监仍由华晨方面继续担当。尽管股东双方在合资公司董事会的成员人数发生了变化,但是涉及合资公司重大事项,华晨仍然拥有决定权。”祁玉民认为,华晨宝马股比变更后,华晨集团将继续与宝马集团本着互相信赖、互相尊重、优势互补的原则,继续加强全方位的交流合作,将以更开放的姿态,更国际化的视野迎来双方合作的新阶段。

  丢掉“拐杖”,倒逼“中华”自立自强

  务实如祁玉民,在政策拐点来临和国家开放大势的双重因素作用下,他毫不犹豫地选择顺应大势,并借力与宝马重构二者在华晨宝马股权结构之机,将华晨集团未来发展、地方经济振兴和解决自主品牌乘用车技术瓶颈等一系列课题,都纳入到了华晨与宝马下一个5年乃至10年的合作规划中去。

  祁玉民说,这就是明智之举,在新时代背景下企业家就要“顺势而为、因势利导、乘势而上”。

  这背后,又以华晨集团旗下自主品牌乘用车“中华”的复兴,最为引人关注。机智如祁玉民,他又会如何借力打力,在充分发挥宝马“技术外援”和“管理智囊”双重作用的同时,用多快好省的资源整合方式来帮助“中华”尽快实现自立和自强?对比,祁玉民是有过深入思考和全盘规划的。

  “可以说,(华晨宝马)合资股比放开,让华晨既赢得了一次独立发展的机会,又被逼到了自力更生谋发展的墙角。”按照祁玉民的设想,华晨在自主品牌方向上必须坚持高质量发展,其目标是将“中华”品牌打造成自主乘用车中高端品牌;将“金杯”品牌打造成具有影响力的商用车知名品牌;将“华颂”打造成国际知名的高端汽车品牌。

  对照之下,自主品牌发展并不尽如人意的现实,让祁玉民背负不小的舆论压力。祁玉民总结道:“对于华晨而言,自身基础还相对薄弱,距离卓越的企业集团还有一定的差距,对于汽车行业未来发展趋势的应变能力还不够强,自主品牌整车及相关业务对集团的业绩贡献仍然不高。”

  而要在自主品牌发展上取得突破,祁玉民认为,一方面还要继续向大师学习与巨人同行,另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丢掉“拐杖”彻底摆脱对外方技术驰援的依赖,通过引进、消化和再创新,实现博采众长以我为主的高起点打造自主品牌的清晰思路。

  祁玉民说,闭门造车是农民思维,过度依赖外方技术是懒人思维,在打造自主品牌过程中,这两种容易走向“极端思维”的做法都要尽量规避。因此,在过去几年里,祁玉民一方面开门造车,通过“市场换技术”导入技术,另一方面闭门练功,在宝马的帮助下搭建新团队、开发新平台、建设新工厂,制定新标准和流程机制。

  “以前是用市场换技术,现在则用股权换技术和支持,对于华晨而言不是坏事。”祁玉民告诉汽车头条APP,前期通过引进、消化、吸收和再创新,华晨才最终掌握了宝马授权生产的四款欧六标准的世界先进发动机核心技术,成为改革开放40年来“以市场换技术”率先获得国际先进技术的自主品牌车企。

  而历时五年开发的自主高端M8X模块化平台,同样是华晨集团在德国宝马的全力支持下,与麦格纳联合开发的一个全新的、可扩展的模块化平台,具备扩展衍生系列化中高端战略车型的能力,未来华晨中华基于M8X模块化平台可覆盖轿车、MPV、SUV掀背车、加长轿车以及新能源等车型,在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上与国际同行。

  更高端且更先进的车型平台的落地,意味着中华品牌自主乘用车在新车投放上暂无后顾之忧。据悉,华晨还将在2019年将投放一款大型全尺寸豪华SUV,后续还将开发基于M8X平台的PHEV插电混动动力车、BEV纯电动车等新能源产品,以及MPV、轿车等后续产品。

  祁玉民说,华晨宝马合资股比调整后,宝马对中华的“扶持”不仅不会减少而且还将持续深入。双方在2018年10月11日签署的一份有关未来合作与支持的备忘录中约定,宝马集团将继续在研发、制造、质量和销售营销售后等四个领域向华晨集团提供特定支持。

  例如,在研发方面,宝马将继续对华晨自主品牌的开发,整车整合,技术升级提供丰富经验;在产品制造领域,宝马将助力华晨打造零瑕疵工厂,对生产结构进行进一步优化;在质量管理上,宝马将对华晨在新车整车,零部件质量管理上进行支持;在销售营销及售后方面,宝马也将帮助华晨进一步完善经销商管理培训,技术领域售后支持,物流改进,客户关怀等方面的内容。

  尽管宝马同样承诺,未来将给华晨发展自主品牌最大支持,但祁玉民比谁都清楚,无论是中华金杯还是华颂,其自立自强的现实路径只能是靠自己努力摸索。“(像宝马这样的)大师是华晨学习的对象不是依赖的对象,未来,华晨是封死后门堵住后路,必须自力更生谋发展。”

  随着时间窗口的迫近,中国市场留给祁玉民和华晨时间已经不多了。

  而中华、金杯和华颂等几大自主品牌还能否在如此短暂的战略机遇期内“乘势而上”,挑战虽大但仍然值得期待。回顾12年前祁玉民空降华晨时面临的千疮百孔——集团整体负债累计超80亿元,华晨宝马经营性亏损高达30亿元,高层频繁动荡集团人心惶惶……现在的华晨今非昔比。

  附:采访祁玉民“金句”摘要【汽车头条App整理】

  1、我一直在思考这几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害怕股比变化?为什么不去执行国家意志?为什么要去反对国家大势?

  2、关于华晨宝马股权调整,我一开始有点不理解,慢慢就觉得理解了,大势谁都扛不过,也就觉得变是正常的。

  3、我们中国人讲:大势所趋、因势利导、乘势而上,而眼下,中国国内最大的大势,就是进一步开放。

  4、合资股比调整是必然的,我不变别人就会变,变不可怕,关键是想好,变了之后怎么跟合资伙伴打交道?

  5、国企就要带头执行国家的意志和战略,提前应对大势变化,摆脱对固有发展模式的依赖,抓住最后的历史机会。

  6、发展自主品牌要独立自主,但不能排斥合资合作,要向大师学习,闭门造车是农民思维,要通过学习掌握核心技术。

  7、在合资公司里讨论中方话语权是个伪命题,合资股权调整后“他放心我省心”,调整完后剩下的就是该干嘛干嘛?

  8、我是商人,合资就是一门生意,华晨用股权换支持,多快好省发展自主品牌,既赢得一次机会又把自己逼到墙角,努力发展自主。

  9、合资伙伴既是合作的对象,更是学习的对象,但绝对不是依赖的对象。做自主必要丢掉拐杖,自强自立才是正道。

查看更多:合资 自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