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食疗 > 正文

增值税改革不应成为增加物流企业税负“推手”

[2020-09-26 18:59:11] 来源: 编辑:本站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2012年1月1日,对于上海市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的10万户试点企业来说,是不同寻常的一天。因为从这天起,伴随着一张张营业税发票转换为增值税发票,它们的税收负担、核算流程、经营策略,都或多或少地受到上海营业税改征增值税
  2012年1月1日,对于上海市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的10万户试点企业来说,是不同寻常的一天。因为从这天起,伴随着一张张营业税发票转换为增值税发票,它们的税收负担、核算流程、经营策略,都或多或少地受到上海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政策的影响。   然而,试点近3个月后的情况,却让人有点失望:实际税负不降反增,尤其单纯从事货物运输的物流企业则压力增长更加明显。货物运输企业税负为何不降反增?
  税改试点推进“营业税改增值税是作为结构性减税的一部分,目标是从整体上降低社会物流成本。”新杰物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坚,这样理解此次改革的初衷。   根据国务院常务会议指示,增值税制度改革,将首先在上海市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等开展试点,条件成熟时可选择部分行业在全国范围进行试点;其次,在现行增值税17%标准税率和13%低税率基础上,新增11%和6%两档低税率;第三,试点期间原归属试点地区的营业税收入,改征增值税后收入仍归属试点地区。试点行业原营业税优惠政策可以延续,并根据增值税特点调整。纳入改革试点的纳税人缴纳的增值税可按规定抵扣。   此次增值税试点改革,为何选择上海作为试点地区呢?物流业内人士相元勇认为,这主要是因为上海经济发达,交通运输业与现代服务业的发展相对较为完善,便于总结经验。在此基础上再继续进行下一步的增值税改革将更为有利。   这次改革是继2009年全面实施增值税转型之后,货物劳务税收制度的又一次重大改革。改革将有助于消除目前对货物和劳务分别征收增值税与营业税所产生的重复征税问题,通过优化税制结构和减轻税收负担,为深化产业分工和加快现代服务业发展提供良好的制度支持,有利于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经济结构调整。   不过,根据试点方案,装卸搬运服务和货物运输服务从3%的营业税税率调整为11%的增值税税率;物流辅助服务如仓储、配送及货运代理等实行6%的增值税税率,代替过去5%的营业税税率。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样的税率设定“明显有些高了”,进项抵扣的细节方面也是有待商榷的。   事实上,这些意见反馈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上海市有关部门在2月决定,将在“营改增”过程中实施过渡性财政扶持政策。即在上海营业税转增值税试点过程中,将对物流企业税负按新旧办法进行衡量,如果企业税负增加,则将增加部分返还给企业。   “减负”却成 “增负”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 (简称 “中物联”)在近日发布的一项调查报告,引起了广泛关注。中物联通过调研后发现,增值税改革在上海试点两个月以来,物流企业特别是运输型物流企业普遍反映“税负大幅增加”。   在1年前的3月份,中物联曾对65家大型物流企业调查,结果显示2008~2010年3年间的年均营业税实际负担率为1.3%,其中货物运输业务负担率平均为1.88%。据中物联测算,实行增值税后,即使货物运输企业发生的可抵扣购进项目实务中全部可以取得增值税专用发票进行进项税额抵扣,实际增值税负担率也会增加到4.2%,上升幅度为123%。   而此次中物联的调研显示,从事“物流辅助服务”的企业,税收负担基本持平或增加不多,并且多数企业可通过内部降本增效等措施自行消化。然而,物流中的装卸搬运服务和货物运输服务 (目前按交通运输服务税目试点征税)从3%的营业税税率调整为11%的增值税税率,导致试点后企业实际税负大幅增加。尤其是货物运输是充分竞争的行业,平均利润率只有3%左右,税收负担大幅增加,企业内部无法消化。   调研结果同时显示,实行增值税后,装卸搬运服务和货物运输服务企业实施11%的增值税税率。由于运输企业的人力成本、路桥费等不在抵扣范围,约占到总成本的35%,企业实际税负负担率也会增加,有些企业税收负担甚至增加2倍以上。   记者在采访时还发现,由于可取得的进项税额太少或受税率变化影响较大等原因,一些中小货运企业成本压力均有所上升。“由于干线运输车辆,多为社会车辆,企业无新购进的车辆,因此这项可抵扣的进项几乎为零。”一家上海专线运输企业负责人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这位负责人表示,运输企业成本的30%~40%是油费,30%~40%是过路过桥费,另有30%~40%是人工费。然而,目前可以抵扣的只有这30%~40%的油费,其他两项成本不能抵扣。营业税改增值税后,由于税率变化幅度较大,企业税实际负担率增加4%。   即使是可以抵扣的油费部分,还有很多波折。这位负责人提到,如企业去加油站购置油卡,加油站要求运输公司把油卡用完才给开增值税发票。例如,企业3月份购买了10万元的加油卡,购卡时加油站不开具增值税发票。然而,按加油站要求必须油用完,集齐10万元的加油小票,凭全部小票去加油站确认这张10万元的增值税发票。这位企业负责人表示:“这就无形中给企业增加了17%的人力成本。”与此同时,由于不能及时拿到增值税发票,按10万元可抵扣的1.1万元,将在加油企业滞留1个月。由此,也不利于企业资金流转。实施新税改后,企业运输费增加2%~4%,企业负担加重。   据了解,改征增值税后,交通运输企业可抵扣的项目主要为购置运输工具和燃油、修理费所含的进项税。但是,“运输工具购置成本高、使用年限长,多数相对成熟的大中型企业,未来几年或更长时间不可能有大额资产购置。因此实际可抵扣的固定资产所含进项税很少。”   而在货物运输业务中,燃油、修理费等可抵扣进项税的成本在总成本中所占比重不足40%,即使全部可以取得增值税专用发票并进行进项税额抵扣,实际负担率也会显着增加。“现在的情况是,运货车辆在外地加油,无法取得增值税发票。因为不能抵扣,这些全部进了成本。”上述企业负责人表示。   呼吁及早调整“目前,包括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国家税务总局等在内的多个部门,出台的多项重要文件,其意图和方向都是消除重复征税,以促进物流行业尽快降低成本,减轻企业负担。”王坚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增值税改革不应成为增加物流企业税负的“推手”。   许多中小企业负责人都表示,国家有关部门应该深入调研一下中小企业。在他们看来,国家近年来一直呼吁减轻中小企业负担,国务院也多次强调要支持中型和微型企业的发展,通过财税政策促进这类企业发展。全国“两会”期间更有不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出为中小企业税负过重减负。“大企业或许是有所受益,但并不适宜中小企业的发展,目前中小企业不用说赚钱,生存都不易。”同为上海地区的一位运输企业负责人介绍说。像他们一样的小运输企业都是从一些大型企业承包运输服务,要给那些大型企业开增值税发票,这些大型企业就可以拿票去抵扣。而作为中间承接运输商,对接的下家,往往都是更小的企业,根本开具不了增值税发票。“一般这部分企业没有票,赚的是人力的钱,生存艰难。”“税负增加的结果,是进一步挤压企业利润,影响行业发展;也必然引起运价上涨,从而推高物价。”上海专线运输企业负责人表示。她给出了几点建议:如果全国收费站能统一实施ETC电子计费,电子计费票据可以抵扣,就不再是运输公司司机异地开票、异地加油,实际开支很大,而异地的过路费票、加油票没有增值税发票,不能抵扣,这样反而增加了重复征税,那样根本没有使企业得到实惠;此外,她强调,对于运输公司来说,保险是很大的一项开支,运输行业有人员保险、车辆保险、货物运输险,但是实际情况是不能抵扣,希望相关部门予以考虑,是否能部分抵扣,那样才是从实际上减轻企业负担。   上海地区的多家受访企业都提议,增加增值税进项税抵扣项目。比如过路过桥费、保险费,以及房屋租金等。对存量资产(非不动产)采取过渡性抵扣政策,允许物流企业现有的运输工具及设备依据一定比例纳入进项税额抵扣,使得物流运输业的税负回到税改前水平。   忐忑中的期待   目前,由于中小企业整体环境不是特别得有利,中小企业、微型企业融资比较困难,从财税政策方面来讲,我国现在对中小企业整体还没有一个非常有效的或者真正区别于其他大企业。税收政策上对中小企业的倾斜优惠是有,但是不够。虽然目前的很多税,比如营业税,包括增值税有起征点,地税等都有关于中小企业的税收方面的优惠贷,总的来说财税支持还是不够的。   王坚提到:“上海试点营业税改增值税,特别提出了年销售额500万元以下的小规模企业,被称之为‘小规模纳税人’执行3%的增值税税率,这对一部分微小型企业是有利的。”但是,由于有一部分自开票企业,议价能力较弱,可能会受到税费改革的影响。因为整个公路运输行业的整个税收增加,而公路运输行业是完全竞争的行业,议价权弱。在总体成本上升的条件下,与客户博弈中,议价权弱,受影响程度重。   相元勇指出:“应该说远离一线的企业会好一些,而实操型的企业就相对会吃亏一些。比如大型企业很多业务都是外包的,他们可以拿到下家的增值税发票抵扣,自己又给客户开增值税发票,解决了以前的重复纳税问题,就好得多。而一线物流企业的人工、仓储、固定资产等很多成本项目现在没有办法拿到增值税发票抵扣。但是税率提高了很多,存在实际税负增加的情况。”“税负是否增加,也跟企业业务模式有关。”王坚分析说。企业运营模式中,人参与过多的企业,相对负担较重;其次是对于处在不同发展阶段的企业来说,此次税改的影响也不尽相同。如果企业发展刚好处在固定资产采购量较大的,采购量越大,可抵扣部分进项多,总体税收降低。反之,则是税负增加。   王坚表示,相比其他企业,新杰物流去年之前一直采用叉车等车辆租赁,积压了部分采购额。而今年随着试行营业税改征增值税改革后,新杰购置了一部分车辆,多了一部分可供抵扣的进项税额,与此前相比今年1~3月份税率基本不会增加。然而,根据王坚判断,今后企业总体税负仍将增加。原因是税额增加幅度较大。“如自营运输部分,从原先缴纳3%的营业税变成了缴纳11%的增值税,增加的太厉害了!另一个原因是公司车辆在最近一两年内不需要大规模更新,可抵扣进项少。”   记者采访时发现,事实上,除了入围试点名单的企业,很多不属于试点地区的企业也对改革表现出了高度的关注。这份关注之下,里面有对税改的关注,也不无对试点的忧虑和无奈。   深圳市华佳安运输有限责任公司虽然在试点范围之外,但公司经理史先生却表示,他们一直在关注上海进行的营业税改征增值税改革。他说:“听说目前上海试点使得许多物流企业税负不降反升,我们一直是忐忑与困惑交织。”   针对目前试点过程中暴露出的问题,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日前向国家有关部门提出8条政策建议,包括将货物运输服务纳入物流辅助服务;适当增加进项税抵扣项目;对存量资产 (非不动产)采取过渡性抵扣政策;统一快递业行业归属及适用税率;允许试点物流企业集团及其分、子公司合并缴纳增值税;设计使用物流业专用增值税发票;明确试点物流企业会计核算办法;并慎重对待试点扩围。同时,中物联还向财税部门提交报告,特意提出进一步降低税率的要求,最好运输行业也实施6%的增值税税率。   一些企业的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希望国家下一步推行增值税改革时,能够考虑改革细节范围,从而使得增值税制度更加完整、科学。(本文来源:现代物流报)
查看更多:企业 增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