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晚晴情不自禁的轻摆娇臀,狠狠的爱我

其他 2021-01-28 21:36:10

周晚晴情不自禁的轻摆娇臀,碾磨着两人紧密结合的地方,努力让那一处快感来得更加强烈一点,唐宾则随着她的律动,不断地挺动自己的虎腰,每一次狠狠的撞击,都像是有什么心灵深处的东西被打破,碎成片片粉尘,然后再聚合重生。

她紧闭双眸,散乱的秀发飞舞,随着腰肢的摆动阵阵轻吟,如夜莺啼啭,如泣如诉。

唐宾的大手用力的按在她的翘臀上,又抓又捏,时轻时重,最后紧力相抵,使劲揉捏,让两人下身的纠缠可以更紧更密。

在房间里昏黄的壁灯照射下,周晚晴娇小的身影在地上以及墙面上不断的上下起伏,有规律的一高一矮交替辉映,老旧的大床不堪剧烈的动作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

几分钟之后,她就娇/喘吁吁,浑身香汗淋漓,按在他腿上的双手无力的收了回来,唐宾挣扎着坐起,将她绵软湿滑的娇躯搂在怀中,继续如狂风暴雨般冲撞,床板的呻吟声更加大了,甚至撞到墙上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周晚晴将两条玉腿收回来,紧紧的缠在她的腰间,十根诱人的玉趾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小宾……我……我爱……你!”周晚晴满脸殷红,附在他的耳边,哆哆嗦嗦的倾诉着心声。

“我……也爱你,永远都爱你!”听到嫂子的声音,唐宾更加疯狂,如脱缰的野马,肆意奔腾,每一次极力的冲撞都带起她一片娇/吟,她不断的呻吟,感觉自己的身体就要被刺穿了似的,就像刺穿那世俗的牵绊,赐予她美丽爱情

“爱我,爱我,……”

周晚晴带着哭诉般的音腔,放声尖叫,拼命地耸动身体,让那一种歇斯底里的占有来的更加彻底,迎合那一波波凶猛的浪潮,极力爬升,爬升……

终于一声大喊,如杜鹃啼血——

周晚晴全身一阵痉挛,两条玉腿使劲夹着他的腰/臀,双手紧紧捧着他的头部,十根纤细的脚趾极力张开,下身处一波波的浪潮涌出,轻轻的抽搐。

她的瞬间变化让他全身激荡,感受到汹涌的波浪,仿佛里面有一个巨大的漩涡正在紧紧的咬着自己,周围的温柔挤压让他的欲望爆到了极点,全身的神经都提了起来,最强的一端紧紧抵住了那一处缺口。

“嫂子,我……来了……”

“嗯……来吧!”

周晚晴只来得及说出这么短短一句话,因为他滚烫的存在正顶在自己的溪谷源头,让她一阵又酸又麻,情不自禁又全身抽紧,像有什么东西要破壳而出一样

唐宾虎吼一声,全身剧震……再震……连续震……

受到他滚烫的浇灌和急促的伸张,周晚晴本来就悬在半空的神经像是被轻轻拨弄了一下,一瞬间发出一声高亢的长吟。

云收雨歇,两人保持着最后激情的姿势过了良久,虽然浑身是汗,可是谁也不愿就此分开。

“嫂子!”唐宾埋首在她丰盈的雪峰上轻声呢喃。

“别叫嫂子,今晚,我是你的女人!”周晚晴闭着眼睛细声诉说,身体还在感受高/潮后的余韵,他的膨胀依然留在她的体内。几年了,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充实过,每当夜深人静,欲望来临的时候,她只能选择自己抚慰自己,可那毕竟只是身体一瞬间的释放,释放过后就是无尽的空虚,以及无人看见的眼泪。

“我……我抱你去洗澡!”

唐宾托着她的柔臀挪到床沿,就想这么连接着走去卫生间。

周晚晴脸色酱紫,满目羞红,娇嗔道:“坏蛋,还不肯出来!”

唐宾是不愿意出来,可是随着他站起来的动作,那已经软绵绵的下身还是不由自主的滑了出来,顺带着一抹液体滴落在地板上。

“呃——”

唐宾的脚步顿了顿,周晚晴抱着他的脖子吃吃一笑,红着脸不敢看他。

一番清洗之后回到房间,周晚晴满脸羞涩的躺在他的臂弯处,心思复杂到了极点,然后抱着他的身体,嘤嘤的哭了起来:“小宾,你说以后我们该怎么办?”

唐宾眉头轻拧,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大哥唐峥,如果大哥在天有灵,知道自己和嫂子……

可是再看看身边这个正在哭泣的女人,那一滴滴眼泪,就像自己身上的一滴滴鲜血,自己又怎么忍心让她痛苦下去,一个女人,沦落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要靠自己的双手……这该是怎么样的悲苦和凄凉,自己如此爱她,难道在这方便却只能望洋兴叹了吗?

“哥,如果要怪,你就怪我一个人吧,是我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她,也是我强迫要求……她的。”

“你和爸妈已经走了,可是我们的生活还要继续,嫂子如此年轻,她又怎么可以终身守寡下去,可是……我爱她,如果让她再去改嫁,投进别的男人的怀抱,让心心叫着别的男人为爸爸,我实在做不到,哥,我相信你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吧?”

“所以,哥……让我代替你,好好的照顾嫂子吧,我答应你,一定会将心心养育成人,给她最好的教育,最好的生活,你们……在那边还好吗?”

唐宾在心中默默的想着,伸手把她紧紧的搂住,像是对她说也是对自己说:“嫂子,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还有心心。”

“可是,你哥……”

“我想,哥应该……也会这么想的。”

“真的吗?他真的不会怪我们?可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觉得对不起他。”

“不会,肯定不会,放心吧!”唐宾说着去抹她脸上的眼泪。

“可是,我们这终究是给他戴了……”后面绿帽子三个字,周晚晴总归是说不出口。

唐宾汗颜,说道:“这个……不能算的吧,假如以后你改嫁了,那这个……所以,只要我们两个人真心相爱,相濡以沫,哥他肯定也会祝福我们的,还有心心,我们会一起把她养大成人,变成一个漂漂亮亮的美少女。”

“真的……可以吗?”听唐宾这么一说,周晚晴顿时也不哭了,只是还有些不确定。

“我保证!”

她躺在他的怀抱里,就像一个寻找温暖的孩子,顿了顿又说道:“小宾,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坏女人?”

唐宾怜惜的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道:“怎么会呢,你在我眼里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没有之一!”

“真的?”周晚晴脸上浮起一抹幸福的微笑,过了一会又变成忧伤,“可我是你的嫂子,我们……不能在一起的。”

“为什么?”唐宾大声道,“你爱我,我也爱你,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别人会说闲话的。”听到他这么大声说爱她,她心里美滋滋的,可也更加忧伤。

“我不管别人怎么想,只要我们在一起就够了,别人怎么想是别人的事情,我们不能为了别人而活着,是不是?”

“可是……”

“没有可是!”听到她还想说,唐宾霸道的打断,将她紧紧的搂住,“对,你是我的嫂子,但更是我所爱的人!嫂子,你总不可能年纪轻轻就守一辈子寡吧,你也需要爱情……我爱你,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就深深爱上了你,我觉得我的生命,就是为你而活!嫂子,如果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我会疯掉的……,刚才……刚才一进门,我还以为你……,我真的想马上死掉算了。”

听到他提起刚刚自己在床上自/摸的事情,周晚晴满脸羞恼,连脖子都红了,脑袋埋在他的胸口不敢抬起来,可是听着他的绵绵情话,又说不出的欢喜,她这个嫂子对小叔子也早就有了非一般的情感,甚至连自己以前的丈夫也没有这么强烈过。

她跟唐峥从相亲到结婚,再到天人永隔,满打满算也不过一年不到的时间,而那时的她,对感情也是懵懵懂懂,直到变故突生,一路与她朝夕相处彼此依靠的反而是这个小叔子。虽然唐宾比她还小一年,可他就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一样支撑着她的天空,在她的心目中,他是家中的顶梁柱,是家中唯一的男人,也是她现在唯一爱的男人。

“可是在外人的眼中,我始终是你的嫂子,如果被别人知道了,会戳我们脊梁骨的!特别是农村里,我爸妈估计都接受不了。小宾,你的前途一片光明,我不能拖累你啊!”周晚晴说着就掉下了眼泪。

“我不管这些,没有你,我的前途没有光明,只有黑暗!再说,这是我哥欠你的,是我们唐家欠你的,不能让你一个人来承担,所以我一定会照顾你,还有心心,一生一世。”唐宾吻着她的眼泪说道。

听到他这么说,周晚晴心里真的很感动,她又何尝不愿意跟着他一生一世,可以每天晚上枕着他的肩膀睡觉,做梦都会笑醒……可是人活在世上,不是这么简单的,两个人关起门来什么都可以,但是还有别人呢,还有心心小宝贝呢,还有自己的爸妈呢,亲戚呢,这些都不是说两句就可以的,那是一辈子都抹不去的关系,到时候该怎么交代?

也许,终究只是短暂的缘分!

一想到这些,周晚晴就心乱如麻,再想到两个人终究要分开,又禁不住心里一阵绞痛,眼泪也越流越多……

“嫂子,你怎么了?”

“小宾,爱我吧,狠狠的爱我……”

片刻之后,床板发出咯吱咯吱的摇晃声,还有周晚晴摆动着两条光洁如玉的美腿,鼻息中发出压抑已久的呻吟声……

第二天,两人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昨晚的时候,唐宾已经从嫂子口中知道,唐心的外公外婆想外孙女了,所以昨天上午就把唐心接了过去,要到明天才会去接回来。

周晚晴去厨房准备早餐,唐宾则去旅行箱中拿出了那条专门为嫂子准备的施华洛世奇水晶项链,从她身后抱着她,亲手为她戴上。在买项链的那一刻,唐宾可从来没想过会以这种方式送给出去。

“好漂亮,谢谢!”周婉晴回首在他脸上轻轻啄了一下,却被唐宾适时捕捉到了她的红唇,紧追不舍,顿时在厨房上演了一幕法式亲吻。

“好了,菜糊了!”她推开他,脸上满是娇羞,心里却全是甜蜜。

三年了,这是她真正开心快乐的时刻,这才像是一个家,充满了爱和温馨的家。

这一天,两个禁忌相恋的男女,在小房子的里里外外,到处留下了爱的痕迹……

“小宾,不行了,嫂子要被你玩死了!”

“那……最后一次,然后我们就睡觉。”

“不行不行,再这样,嫂子以后都不给你碰了,啊……,嘶……,小宾,不要不要,哦……真的,真的是最后一次……”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