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领导日记曝光,其中内容,令人膛目结舌

  这是一个畸形的时代,你睡了别人的老婆,人家夸你有本事,别人睡了你的老婆,人家会说你窝囊。”江州市报社副主任乔梁正在看这句话的时候,听到了客厅里传来手机振动的声音,他赶紧收起手机,钻进了被子里,装成一副睡得正香的模样。

  很快老婆章梅接听手机的声音传了过来,章梅的声音明显是压抑的,但是乔梁还是听得很清楚,她说:“刚进家门,你的电话就来了,我先进卧室看看,如果窝囊废没睡,我就给你回电话哈。”

  章梅的语气满满的全是撒娇,搅得乔梁很是不爽,刚想发作,却听到了章梅进卧室的脚步声,他赶紧装鼾声大作,一副完全进入梦境的状态。

  章梅没开卧室的灯,听到鼾声后直接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的门被章梅很小心关上了,乔梁一边继续装鼾声大作,一边睁开了眼睛,看到花玻璃门上隐隐约约印出了章梅曲线优美,婀娜多姿的倩影,显然她已经脱掉了衣服,却迟迟没听到流水的声音

  乔梁一滑溜地翻身下了床,摸到了洗手间门口,衣服已经脱完的章梅此时抓起了手机开始打电话,不一会儿,电话通了,章梅说:“我脱光了衣服,要不要给你来张艳丽点的美体照?”说完,章梅“咯咯”地笑了起来。

  乔梁此时不仅是耳朵,就连眼睛也一起紧紧地贴在了花玻璃上,章梅果然拿起了手机,骚身弄姿,摆的动作让乔梁顿时浑身躁热,鼻血往外冲。

  章梅连连拍了好几张照片,接着就是她问对方的声音:“美吗?想我吗?”说完,又是一阵“咯咯”的笑声,要多骚动就有多骚动。

  

  乔梁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亲眼目睹,打死他都不会相信,章梅还有这么一面,更让他不敢相信的是,接下来章梅说:“我现在坐在马桶上想你,好想好想的那一种,你懂的。我不管,你出差回来,我就要你。”

  乔梁再也听不下去了,猛地拉开了洗手间的门,没有任何防备的章梅吓得一声尖听,新买的手机摔进了马桶里,心痛得她本能地想伸手去捞时,却见一脸绿的乔梁朝着她冲了过来,情急之下,她抓起花洒朝着乔梁喷射着,一边喷射还一边说:“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穿着睡衣的乔梁瞬间被浇了一个透湿,火气更大了,索性把睡衣脱掉了,赤身地冲到了章梅身边,抢下花洒,顺势把章梅压在了马桶盖上,瞪着血红的眼睛问:“说,那个野男人是谁?”

  越想越怒,越想越火,乔梁一边狠狠地扇了章梅一记耳光,一边整个人压向了她。

  章梅哪里是乔梁的对手,再加上扇过的地方一阵生痛,被激怒的她,破口大骂着:“你个窝囊废,你他妈的就知道在家里斗狠,有种出去狠啊,不就是李有为被双规落马了吗?不就是一个报社党委书记吗?搞得比死了你爹,你娘还要伤心。明明才26岁,被搞得象个80岁的老爹爹。瞧瞧你这要死不活的相,没钱没权也就罢了,还他妈的天天想着那点破事,老娘又要加班,回家还得伺候你,大好的青春耗在你身上,你对得起老娘吗!窝囊废,滚开,给老娘滚开!”

  被章梅这么一骂,乔梁才发现仅仅一年时间,他在老婆心里居然是这个样子,难道真的应了那句话,男人的天是事业,失去事业的他,连夫妻之实都不该有吗?难怪他每次找章梅时,她总是那般不情不愿,不是累,就是来大姨妈了。

  在乔梁的印象里,章梅的大姨妈这两年来得似乎特别勤,原来她一直在逃避他。就算是这样,乔梁也没往别处想,再说了,谁让他喜欢章梅那张瓷娃娃一般的脸呢?

  当时乔梁跟着报社党委书记李有为时才22岁,要多风光就有多风光,直到他24岁认识了章梅,两个人一拍即合,当年就结婚了。没想到就在第二年江州市报社党委书记李有为被双规落马,他一下子被打入了冷宫,调到生活基地担任副主任(养猪场),被挂了起来。从此,章梅没再给过他一个好脸色,可他万万没想到她会硬生生地替他戴上一顶绿帽子,而且戴得如此心安理得。

  一想到绿帽子,乔梁的怒火再次被激爆了,一边压住章梅,一边骂:“你个贱人,给老子闭嘴。不让老子碰你,却和野男人浪,三更半夜在老子眼皮底下玩这一招,还他妈的骂老子是窝囊废,老子今天就窝囊废给你瞧瞧!”

  骂完,乔梁顺手捡起地上的睡衣,把章梅双手给绑了起来,重新压了马桶盖上——

  章梅开始还极力地反抗着,可她越反抗,乔梁的力气越大,到后来,她放弃了反抗,任由乔梁毫不留情地折腾着她,反而整个人在这种不抵抗的放松中,飘飘然地升腾起来,一下子让她忘了几分钟前发生的不快,竟然快乐地叫了起来,叫得乔梁顿时满脑子都是她在另一个男人身下的脑补镜头,越想往死里折腾她,却越让她叫得更激烈。

  乔梁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对着一脸陶醉的章梅狠狠地骂了一句:“你他妈的真贱。”

  骂完后,乔梁迅速松开了章梅,转身就朝洗手间外冲。

  没坐稳的章梅摔到在地上,被摔痛的她从快乐的云端里跌回了现实,对着乔梁的背影骂:“你他妈的更贱!有本事你混个人模人样的给老娘看看!看你那个怂样,我给你戴了绿帽子又怎么的,你难道还敢跟我离婚不成?窝囊废!

  对了,你记住,给老娘的这记耳光,我迟早会加倍让你付出代价的,小心点,政府大楼,你坐不坐得稳,得看老娘高不高兴!”

  本来已经迈出洗手间的乔梁一听章梅说这些话,一个转身,对着还躺在地上的她狠狠地“呸”了一声,呸完后,看也不看章梅一眼,转身离开了洗手间。

  第二天早饭后,乔梁来到养猪场。

  养猪场规模不小,100多头猪,20多个猪圈,却只见到3个干活的工人。一问才知道,本来养猪场有6个人,昨天司胜杰说种菜那边缺人,抽走了3个。

  乔梁明白司胜杰故意在给自己出难题,养猪的人手不够,自己就得亲自上阵。

  对养猪的活乔梁并不陌生,家在农村,小时候经常喂猪。

  乔梁不想找司胜杰理论,这时候说什么都白搭,反倒自己找难看,生活基地可是司胜杰的天下。

  乔梁二话不说,挽起袖子和大家一起干起来。

  乔梁的养猪生涯就这样开始了,白天在养猪场忙乎,晚上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吃完饭洗掉满身的猪骚往床上一躺,浑身像散了架。

  这些天,乔梁一直没停止思考李有为被双规的事,一会觉得是文远和叶心仪捣鼓的,一会又觉得问题出在章梅和楚恒这边。

  两边都可疑,却又都难以确定。

  一周后,文远带着新上任的副总编叶心仪来生活基地视察。

  文远的到来让司胜杰很兴奋。

  自己当初是被李有为发配来生活基地的,李有为完蛋了,现在是文远执掌报社大权,自然要铲除李有为的人,培植自己的亲信,自己在报社担任办公室主任的时候和文远关系就不错,看来官复原职的希望来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